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男·博客

美国华人黄西说:我永远是尘土里长大的人。我说,我也是,是尘土里生长的男子!

 
 
 

日志

 
 
关于我

为人: 克勤克俭 相信相知。 处事: 梅雪难有相同白, 菊兰却是别样香。 简历: 出生文革 *家贫茅房*** 根连黑土 *脚踩农庄*** 幼学识字 *少年鸭帮*** 学业平微 *十载寒窗*** 教书从政 *廿八入党*** 苦置陋室 *儿女成双*** 闲谈风月 *忙写文章*** 杜康知己 *烟雾惶惶*** 爱岗敬业 *石艺流芳

幽古沧桑观音岩  

2010-12-13 17:01:34|  分类: 旅游视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古沧桑观音岩 - 灰男 - 灰男·博客

 随着沿河县城河东防洪工程建设推进,沿河观音岩遁形在挖土机的轰鸣声中已经好些日子了。虎年冬日,一天暖阳,灿烂的阳光妩媚着乌江两岸的风景。看着从前停靠在观音岩前的大船小舟欢快地穿梭于如铺满金纱银网的河面,以及观音岩对面红军渡广场那些大人小孩喧嚣热闹情景,我募然发现,观音岩所处之处是多么的寂静和落寞,曾经的那些缭烟楫樯、晨钟暮鼓的辉煌已荡然无存……当我艰难地去寻找故去的影子时,只能借助于那些散落于文字纸堆和民间的传说碎片,去拣拾观音岩被当今沿河县城发展的脚步踏遗的记忆了。

                                                                                                一

观音岩是沿河县城乌江河边的一个岩崖,是处于一个古老的水码头的名胜之处。其岩危陡峭,高出江面几十米。左右是土家族吊脚楼。岩上有观音塑像,有碑刻、有摩崖、有楼阁等,大多日子里梵音香雾,很是闹热。观音岩自古是沿河的一处码头,在史志文献中,它比以“祐溪沟”(黄木溪沟)名设司、比以“沿河”名设县还久远,是被南来北往客观瞻的文化景观;凡是往来于沿河的仙士侠客、商贾道儒,都会因曾为观音岩前的一个过客而把它的名字刻在记忆深处。

观音岩缘有朝拜观音之像而获名,但史启何时,实在无人说清过。《思南府志》载,观音岩在沿河城东,其“高阁撑云,危栏俯地。水光山色,涤人尘襟。”按《沿河县志》记载:“县东观音岩石壁上有‘观音岩’三字,笔势飞舞,署唐吕碞题”。如果所题“观音岩”摩崖是唐朝吕洞宾之墨迹,那有此观音岩之名可在晚唐昭宗乾符(870)之前,距今也历近1200年了。据历史记载,观音岩后几百米处今河东田坝疑为隋唐所建的务川县、务州、思州治城。设治于田坝的务川县为隋开皇二年(582)就到沿河世居的田宗显后裔领地,于开皇十九年设。《元和志》记:“内江水,一名涪陵水(乌江),在县西四十步(约200尺),因川为名,曰务川。”《元和郡县志》载:“务川县中下,约150户,因地广人稀……”。唐武德二年(621)黔州招慰使冉昌安以务川县当牂牁要道,请设务川郡(即后来的务州),与务川县同城而治。还据1999年版《辞海》注:“思州—州、土司、府名。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改务州置。治务川(今贵州沿河东)。辖今贵州务川、沿河、印江和重庆酉阳、秀山等县地,唐末废,北宋末复置,不久废,南宋初再置。”虽然至今我们无法考证出这先后两州一县治城的规模和其他具体的历史,但从田坝堪舆形势和被时光打磨得光溜溜的周家坨等处的石板路以及周家桶子的斑驳围墙,似乎可看到当时治城的大概影子了。从州县治城后倚珠瑙岩,前临内江水,左通荆楚,右邻巴蜀的形势可看出,观音岩即为沿河自古以来的重要码头和通往川、湘、鄂等地的重要门户。那时的乌江两岸乌杨树遮天蔽日,柳树掩映,滩石重重;观音岩前的“狮毛堆”和“舂碓号”的石脊伸向江中,同时乌江受上猫滩、下舞门滩的阻挡,江水便在观音岩前形成了较深的河水缓流的江面,加之由于务川县治、务州或思州治设于此的缘故,这里每天人影匆匆,舟楫叠叠,让从乌江水道往来商客从观音岩前下船,从观音岩起步深入今黔东与湘西各地;凡官员及朝贡物资运出、食盐内销,丹砂外运,都取此路。可以想象,那时观音岩 “黔江秋水侵云霓,独泛慈航夜不迷(刘禹锡诗句)”的景色和歪尾木船与纤夫号子组成的清明江河图景,绝对算难得的一处人文景致了。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观音岩就这样热闹了几百年。当思州、务川县治城被田祐恭于大观元年(1107)移至今务川的一个故名为多罗山之下后,沿河因治所中心远离顿时成为被历史冷落之隅,一直到元至元二十二年(1285)(也有史说为1279年)。当被外人一直称为苗蛮之夷的土地上始有“沿河”之名和设沿河祐溪长官司于河西与观音岩相对峙时,观音岩似乎又因此喧闹起来了。在乌江东西两岸,人们每天都往返于县城观音岩和大石梯子成为习惯,先后兴建的“三相桥”、水浒庙(后有宜仙阁)、东岳庙、屏峰寺、金仙寺和“狮毛堆”、“中碓浩”等景观簇拥在观音岩周围,一时僧侣游仙,善男信女、文人墨客都聚到观音岩附近,让沿河这处风光有了“祐水长留君子竹,新亭时听大夫琴”、“借的慈航成普渡,同登彼岸乐芳林”的优雅与眩穆。而独钟情于这种意境的雅士游仙别的难列举,但在沿河出了名的仙客要数明朝张三丰。相传张三丰云游乌江,常住沿河水浒庙,不仅在沿河救苦救难,还把观音岩右下江边的七条横爬着的石头(形如要喝江水的卷毛狗,沿河人叫“狮狗堆”)降服跳入江中修炼,成为沿河县城八景之一。在“狮狗堆”对面,即就是造成“洲水奇观”的“舂碓号”了。“舂碓号”由许多大小石块重重叠叠自然磊成,石堆里有石洞、石孔,水灌风入时,常有号声,如同思务两州治的司号兵。张三丰到沿河,为经常看到观音岩的景观,就住进了“舂碓号”上的水浒庙里,把夜蚊子一扇扇到了外地,使水浒庙成为一处清幽之所。他题在墙上的回文诗“桥边苑对柳圹湾,夜月何时遍户关。遥驾鹤来归洞晚,静弹琴坐傍云闲。烧丹觅火无空灶,采药寻仙有好山。瓢挂树间人隐久,嚣尘绕水响潺潺。”一时成为人们争相瞻睹、远近闻名的景观。沿河在“或州或县,或郡或司”的建置变换中,观音岩前皆由扼险阻江之故成为自然形胜,见证了“城乐民生、赋供自然”之事态。因为官者积粟悯民,善政民生,所以沿河县城“耕三余一,商九利三,家讴巷颂”。

明清时期,除人们在阁楼烧香问卦、在吊脚楼里吟诗作对致使佛儒生平更加文化了“苗蛮”之人外,观音岩还是沿河商贸往来的津梁。史记在明洪武年间,今沿河县土地坳镇蒲溪盖就修建了观音寺进行物资交换,成为定期贸易之地。万历年间,沿河县城有肖景仲(1573-1620)创办了东西两岸“大晟号”商号和“大晟元”、“大晟亨”分铺,据传其祖地城东从花园坡到珠瑙岩,城西从黄木溪沟(丁字口处)直上虎老岩,是沿河的富商之一。清嘉庆年间,上海人贺建城在沿河开设“祥发永号”,道光元年(1821)陕西有一商人在沿河城里开设“天字号”,后沿河司铺达40多户。肖、贺等姓商铺所经营的皮张、药材、茶叶等土特产和盐布、粮食、油脂、红糖、陶器等无不从观音岩和它对面的码头进出,供给川黔人民所需,因此,观音岩是在沿河的人喝茶享乐极好去处。因观音岩面江岩悬,沿河居民把房楼建在危崖石滩上,从下往上看,几根碗大的木棍上搭承一两层阁楼,吊脚楼一家连着一家,长龙式的歪歪斜斜而不倒。吊脚楼里传出的 “说怀书”、喝香茶以及吟诗作对的声音飘散在空中掉到乌江里,使茶楼在“说怀书”韵调里成为沿河风情一绝。茶楼不仅仅是人们喝茶休闲的地方,这里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相聚,文儒商贾之客和讨米要饭之流同楼,僧侣官员、谈经说笑、评书评理,沟通信息、谈判生意,文雅粗俗都能在这里演示。茶楼小阁除供客人住宿外,还在临江房间设茶馆,往往安一条两尺宽,丈多长的桌子,下放长板凳,桌上摆茶碗或茶杯等喝茶之具,还有牌、棋等游戏娱乐之物。在另外一头,放一张八仙桌,上有一个惊堂响木,之外还要放一具“巴膀膀”,都是作为穿着长衫 “说怀书” 的文人用的。惊堂响木就是包公审案时用的几寸长寸余厚的木条,是 “说怀书”人开讲时以声镇静的道具。“巴膀膀”是一头蒙蛇皮的形如二胡音箱的但比它长许多的一个大竹筒。当“说怀书”人说到故事关键处需转折或留下悬念时,就拍着这个如同土家族的半边鼓式的竹筒,敲出一些音乐节奏来,熏染了场氛。因敲打时,如同拍一肢小猪腿膀,沿河人就形象地叫这种动作为“打巴膀膀”。 “说怀书”的人多为彭水、酉阳或重庆等地到沿河的,以沿河人说,因为这些地方的人有文化,会讲《说唐》、《水浒》中的英雄好汉以及《聊斋志异》中鬼怪妖魔的故事,所以,观音岩的茶楼同时提供给“说怀书”人一个安身吃饭场所。亦因那时沿河实在是没有卡啦“ok”厅和桑拿洗脚城等娱乐去处,十里八乡的人忙过农活商务疲惫后就会跑到茶楼来喝茶摆农门阵,谈天说地、海南侃北,或议论着张长李短、肖铺崔商等事;无所事事的,就泡在茶楼里一整天花一两个碎银子打一天牌下一天棋;那些相对想高雅一点享受的,就是听“说怀书”,从远古今朝故事的评说里,听出一些人生感悟来,品味自己象杯里的茶水淡苦中飘着清香的生活。到民国,观音岩周围多商号,对面城东到处是庙宇,因而沿河人挂在嘴边的话常常是“河东的商号河西的庙”,意思是你拜佛神许愿到河西,求财吃饭到河东。

观音岩周围虽为弹丸之地,但自古以来居住着沿河的崔、王、肖、张等几大姓;其中以周肖崔几姓最为显望。肖姓为明永乐二年任四川顺庆知府的肖审端与子肖绍到沿河司经商定居后所发之系。崔县据说是商周时期姜子牙的后裔,其长子以受封之地得崔姓,不知何时迁居到沿河。也就是说,崔姓自认为是沿河当地的土著人。解放前,崔姓在沿河城南已经占据了半个城市,沿河人凡遇说理打官司首先就惧怕崔姓三分。到城南崔家村的三相桥,相传就是纪念战国时崔姓一门出三宰相所建。此时期,观音岩经营茶楼有脸有面的数苏云章,但远近闻名的却是麻九爷。苏云章做到了他的茶楼每天满桌满座,而麻九爷却让陆路水路的人都知道其名。人们要是在半路相遇相问从何处来?到哪去?答者肯定说:“从九爷楼上来”或说:“去麻九爷那儿喝茶”。麻九爷本姓肖,曾在贵州军阀王家烈下一个他自己都记不准名字的连长手下当排长。虽然他打战勇猛,但因时世不定,前途难料,聪明的肖排长就在一次战斗中开了小差,跑回沿河干起了他祖宗的本业。他家祖房就在观音岩不远处,所建楼阁不大,但干净爽朗,往来客人从观音岩码头下船歇脚,都会先坐到九爷的茶馆里从氤氲香味里欣赏乌江的静谧与美丽。而麻九爷把他在外见多识广、广交朋友的本事用在茶馆经营上,自然游刃有余。只要他见船靠码头,就会以他肥胖似“如来”的身躯在楼外人们看得见的地方站成观音岩的一块招牌,远望时不知情的,还误当是笑佛的雕塑。当客人进屋后,麻利的九爷便提着他的长嘴壶四处转悠,亲热地询问客人从哪里来?要加点姚溪茶还是龙井茶?客人也就在他堆满笑容的肥脸和甜蜜的问候面前把旅途疲惫消失在阁楼里的一缕水雾里。有熟识成朋友的常客,大多是敲着桌子以示九爷续水,九爷也会心照不宣地添茶加水。而不常到的客人,因已耳闻九爷的故事,在喝茶过程中就会关注起九爷的故事和名字来。而九爷必定不会理会在座有无熟人,依然眉飞色舞地讲他当排长时的威风和荣光,然后慨叹他对生活坎坷,事态炎凉之类的连小孩都已经知道的人生哲理和心中感悟。但有一点绝对让听之者认同,那就是关于他的名字变迁。九爷说,他在部队时,连长等长官经常叫他麻老九,但不是他脸有“九筒”,完全是他办事利索之故,麻老九是长官对他的爱称。老九是他“退伍”回来后,田坝的老年人或长辈对他的称呼,九爷是人们习惯的叫法,而当人们背着他时,叫得最多的就是“麻九爷”了(据说麻九爷成了比肖九爷知名度还高的名字)。不管九爷讲这些人生哲学时是何种语气和表情,但听者依然能品味出他话语中包含的人情世故的。

幽古沧桑观音岩 - 灰男 - 灰男·博客

 

幽古沧桑观音岩 - 灰男 - 灰男·博客

 

                                                                                                  二

就像麻九爷名字变更随意和乌江河水起伏跌宕、变化无常一样,观音岩如一个世故老人,也有着辉煌兴旺,灾难殇落的境遇。

沿河形势扼要,披山带河。县城虽然依山为成,傍水为池,但天灾人祸,萧蔷干戈,水漫家舍,人物两失不时发生。无论是隋文帝时的“夷苗屡叛”时田宗显镇管思州十八堡、沿河四十八渡,还是思南府城被清咸丰年间的刘永虎领导的“白号军”攻陷后被迫移至沿河观音岩上的泗王庙;无论是民国时期的神兵运动让土豪军阀从观音岩上船溜走还是贺龙领导的红三军抢渡过河在黔东播撒红色种子;无论是国民党军阀举火焚城,还是解放军从此渡江接收国民党投诚人员解放沿河,观音岩都际遇着政权兴没烟云和历史峰火。观音岩处,官名城邑,朝更夕替,驻守人员今来翌离,殇殁厄毁之灾自难避免,兴建更新也从未间断,也致观音岩成为一部沿河县城的崖壁史书。

有史记清楚的,在清朝与民国期间,让观音岩到田坝家什房屋化为灰烬的火灾就有近十次;上苍多泪,夏降大雨,河水涨至观音岩也在6次以上,凡水至观音岩,县城沿岸农田、房屋无不惨遭涝灾。但无论天灾还是人为造成,观音岩周围的一切终究会死而复活,涅槃而生。在观音岩壁有三处题刻,分别记载了三次洪水所达的位置。清道光十年(1830),观音岩处水漫至316.2米处,为沿河县城乌江水位海拔最高;为纪录这次水患,居住在观音岩的一位老人把记号刻在了房屋墙壁上。宣统元年(1909)岁次己酉五月十八日,洪水再次达到314.1米,六十岁的汪世仁与肖世珍、周恩寿等见证这次灾害并书刻于一处石岩上。还有一处纪录了1954年310.22米水位,这些都在2000年冬月由观音岩热心人士倡议筹资做成三块大小一样的石碑竖于观音岩,成为研究沿河水文的宝贵文献。这些碑和石刻在1985年11月被贵州省政府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唐吕碞所题的“观音岩”珍贵摩崖,在毛主席倡导的“破四旧”中被热血沸腾的革命青年“红卫兵小将”锉消后,2000年冬月,已经90岁高龄的印江籍书法家王峙昌重书“观音岩”于几块石板上,再现了观音岩幽古风貌。

观音岩前的码头,在思、务筑城时其名难知。人们所知名字最早为“沿河司渡”,估计是沿河在元到建司后命名。解放前人们称之为“惠民码头”,顾名思义,因该码头有观音之祭、有庇护之神,“惠民”即普惠民生之意。但因沿河东西两岸过渡和装卸货物很艰难,因摆渡时木船靠岸无定,洪水期间落水丧生事时有发生,惠民码头就显得有些名不副实。民国33年(1944),因抗日战争,外人多避难于沿河,川盐从自流井运到沿河后被奸商囤积出现抢购与涨价,时任沿河县长的秀山人杨化育看到此牟利不端行为后,就没收了可观的奸商不义之财用于维修惠民码头。年底河东河西半月形的石砌码头修建完工,并刻“惠民码头,秀山杨化育题”的石碑竖立在站岗亭里,彰显了杨县长的功勋。但杨县长离任,新县长田阡陌到任时,立即把石碑上的杨化育名字锉掉换成“田阡陌”字样。看到这一幕沽名钓誉、争名夺利之景,在西来东往的人们唏嘘之余,不知观音岩的菩萨是何感想?

观音岩远时驻军详不可考。但自宣统元年(1909)管带王鸿章始,清朝历有徐礼宾、徐培升桑天榜等管带驻防。民国时期,从丰金品、黄凤鸣一直到廖怀忠之旅傅恒忠、王家烈之旅杨焯及川军蒋再珍师部下黄福安和湘军张中等驻扎把守共有大小帝国军阀头目28任近30人之多。这期间,最可恼恨的是1920年的杨玉和反水未成,一气之下学霸王,一把火将田坝民房烧至观音岩,让观音岩的佛神观音在火中升天而去。而最快爽的就是1934年了。1934年5月31日,红三军七、九两师3000多人在贺龙等率领下一举击溃廖怀忠旅彭镇璞部后占领沿河西城,彭镇璞部慌慌张张逃跑时丢下的一个排在熊家桶子被红军全部缴械。6月1日,在红军的政治攻势和枪炮威慑下,彭氏之部弃城而逃,红三军随即在20多只木船的运载下从观音岩登岸占领城东,而且从观音岩出发开辟了土地革命时期八大根据地之一的黔东特区,改变了黔东10余万劳苦大众的命运。1979年,沿河县革命委员会立纪念碑于观音岩,并将“惠民码头”改名“红军渡”。1987年,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成立庆祝大会主会场在沿河中学举行,县政府便于当年修建了从沿河大桥侧民族宾馆通往沿河中学的公路,观音岩前于是有了一座拱洞桥。人们站在桥上,观音岩文物、楼阁、菩萨等尽收眼里,还可从桥头下行到红军渡码头。也因沿河大桥与来往沿河中学的公路贯通,以及河东西两岸上下码头的修建,观音岩顿时清冷了下来。以往人潮摩肩接踵,樯帆林立的壮观景象不见了,茶楼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中消失,被叫着歪屁股、三板船、打鱼船、麻雀船的,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也悄然离开了观音岩的视野,就连取代木船的钢壳机动船货船、渡船也离观音岩远远的,偶尔几支架着半圆型的竹蓬、船尾稍翘的渔船留恋似的依偎在观音岩下某一处,但在灯火阑珊或车流如潮或船鸣声声的环境下,观音岩俨然处在一个灰暗的隅角,是那么的不起眼。虽然偶尔也有信男善女在观音阁里拜佛烧香,但这种日子与时俱减。2008年一日,在挖土机轰鸣作业和礼炮隆隆的声音中,观音岩的所有建筑土崩瓦解,瞬间被一条长城式的石墙湮没,永远成为人们的记忆…… 那一日,我站在观音岩废墟前,默吟着观音阁大厅里的一幅“青风南来邪气扫开山城爽,乌江北去浪花淘尽人间愁”对联时,心中涌起无以名状的滋味。我转身,乌江两岸景色正浓,天灿烂,水茫茫……

幽古沧桑观音岩 - 灰男 - 灰男·博客

 

幽古沧桑观音岩 - 灰男 - 灰男·博客

 

幽古沧桑观音岩 - 灰男 - 灰男·博客

 

幽古沧桑观音岩 - 灰男 - 灰男·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