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男·博客

美国华人黄西说:我永远是尘土里长大的人。我说,我也是,是尘土里生长的男子!

 
 
 

日志

 
 
关于我

为人: 克勤克俭 相信相知。 处事: 梅雪难有相同白, 菊兰却是别样香。 简历: 出生文革 *家贫茅房*** 根连黑土 *脚踩农庄*** 幼学识字 *少年鸭帮*** 学业平微 *十载寒窗*** 教书从政 *廿八入党*** 苦置陋室 *儿女成双*** 闲谈风月 *忙写文章*** 杜康知己 *烟雾惶惶*** 爱岗敬业 *石艺流芳

顿星云中将1934年  

2010-12-23 17:17:44|  分类: 评头论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顿星云:男,1912年2月8日生,湖北石首县弓八丈村垸堤上人。1929年,在其小叔顿德宏和老五哥及老表刘在珍的引导下,参加农民协会,成为少先队的中队长。之后17岁的他参加打倒“哑巴”劣绅的斗争。1929年10月,他随区委书记走向柴滩芦苇深处,秘密宣誓成为一名共青团员。1931年4月参加红六军。在1931年红军第三次打开石首县城后,顿新银成了班长。9月攻打监利战斗中,他和全班其他战士一起受到上级表扬,二连士兵委员会主任刘明坤介绍他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共党员。后成为共和国中将。

    顿星云原名顿新银。1936年国共合作,红军改编成八路军时,为了与友军联系,不让国民党人觉得共产党人土气,才取顿新云的谐音改为顿星云。

    1931年,红三军丢掉了洪湖根据地,在国民党湘鄂边“剿匪”总司令徐源泉指挥着的14个团跟踪下,红军一退再退,转战至宣恩、利川、咸丰、来凤和湖南的龙山一带。1931年4月,红二军团缩编为红三军,原红六军编为红八师。红三军从五峰出发,直指长江边的巴东地区。

    1932年5月起,顿新银担任连长。在四次红军“肃反”中,他与连队的许多战友都成了“改组派”。在贺龙等担保下他和许多战友一样虽保住了脑袋,但被罚做苦工,编成“主席连”。1933年6月,夏曦释放了许多被认为有“改组派”嫌疑而罚做苦役的同志,顿新银被释放了,但被剥夺了当连长的权力,在军部当副官。当年7月前从主力连调动到“主席连”当连长。他所带领的连队一直是担负最危险的战斗任务,担任背运粮食等最繁重的体力劳动;成为红三军的前卫尖兵走在全军最前面,为安全转移探明道路,扫清障碍。

   1934年3月,顿新银重又担任连长,5月成为红三军七师第19团三连连长。他带领一连人从四川边界向贵州乌江边上的沿河急进。5月8日奔袭彭水。在抢渡乌江的一个渡口,顿新银带领二排连长罗成章及其他战士渡河,在渡河后,他与季松柏同主力部队走散,从贵州东部山区经四川酉阳到湖北咸丰沙子厂和红九师管理科文书冉国才会合并与其他滞留红军一起从事地下活动。1934年11月,他和几个同志由百福司附近渡过酉水,进入湖南到达湖南湖北交界处的龙山县找到贺龙,汇报了在沿河战斗和寻找红军的情况。从沿河战斗到打散五个多月,顿新银又找到了红军,回到了自己的家。红三军七师第19团三连党支部书记周树槐和全连同志都看望老连长顿新银。(注:以上内容据《顿星云中将》摘录)

 

    而据《红三军在沿河》记载:“1934年5月31日下午,红三军占领沿河城西。贺龙、关向应住陕西会馆,晚上,红三军军部召开团以上负责人会议,主要研究如何渡江问题。会议明确渡江任务由顿星云同志负责;先带一个先遣排在火力掩护下渡过第一船。”6月1日,乌江水正往上涨,贺龙对前来接受任务准备渡江的顿星云说:“渡江一要靠智,二要靠勇啊!”红三军将士分两头做准备工作,一部分战士帮助修理船只,一部分战士在岸边做工事。后在红军的政治攻势下,沿河河东守敌遁逃,红军在张献富等40名船工和20多只船的帮助下急渡乌江,占领沿河全城。

    由以上历史资料可以看出,在记录顿新银历史时,关键两点有疑问:一是顿新银到沿河了吗?二是有顿新银带领渡江的事实,并参加黔东根据地创建了吗?

    从1934年11月顿新银向贺龙的汇报中可以看出,他是在沿河的一次渡江战斗中与主力部队走失的。一直到红三军撤出黔东特区时,他才在龙山遇见主力部队,时间恰好与红三军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时间错过;也就是说,顿新云根本没有参加黔东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从红三军1934年5月到1934年11月半年的活动图看出,主力部队除在彭水西渡乌江外,在沿河思渠到过乌江边,在沿河县城渡过乌江。如果顿新银与主力部队走失,只有是彭水渡江、思渠渡江或沿河县城渡江的三种情况之一。根据当时情况,在沿河县城不可能出现他所汇报的情况,因为,攻占沿河县城没有顿新云所说的战事。如在彭水,又哪有“沿河战斗”之说?那么有一个可能就是在思渠渡江了。根据《红三军在沿河》大事记,5月30日,红三军九师驻思渠场上、银池堡上一带;七师驻冯家庄、三角塘准备与我后卫部队会合,由于重兵扼守,我军折转南进,急行至黑水。这与顿新银描述的情况非常相似。由此推断作为先遣部队的顿新银,受团长命令渡江,而主力部队又放弃计划南下沿河县城,从而使顿新银走失是完全可能的。顿新银从思渠东岸经酉阳到湖北咸丰的路线符合思渠的地理方位。《红色黔东》记述的:“5月30日,红三军进入思渠、银池、冯家庄等地。准备先一部分过河,因川敌重兵扼守,于是忽然向南,经三角塘,直向沿河城挺进。”,《红军在黔东》:“30日,付(付衡中)拟率队离沿……。这时,我红三军已由德江泉口寺折向东,进入沿河县境思渠、银池、冯家庄等地。贵州的思渠和四川酉阳县境,仅是乌江之隔,使得川敌认为我军有东渡乌江进入酉、秀之意,则屯集重兵于乌江东岸淇滩、思渠一线。红三军忽然向南,经三角塘等地,直向沿河挺进。……”亦印证这一事实。

    二、关于顿新银在沿河县城渡江之说。在1987年沿河党史研究室编写《红三军在沿河》时,是根据采访红三军健在老红军及其时任红三军第七师政委钟炳然等口述记录的。由于时过境迁,这些老红军,尤其是钟炳然政委有可能在回忆时把其他地方渡江时贺龙对顿新银的工作安排和所讲的“渡江一要靠智,二要靠勇啊!”话与沿河渡江混淆所致。那么,在沿河关于顿新银在乌杨树渡江和丁字口渡江的传说与历史记载显然就和历史事实不符了。再说,顿新银在1934年根本不叫顿星云,何来“会议明确渡江任务由顿星云同志负责;先带一个先遣排在火力掩护下渡过第一船。”之语呢?”可以肯定,贺龙在沿河陕西会馆召开团以上会议明确的渡江人员不是顿星云,而是其他人(比如:罗成章,因为他在和顿新银渡江后即归主力部队了,后由二排长升为连长,由他带领先遣部队渡江完全符合当时的形势和历史情况。罗成章在1934年11月顿新银和几个同志由百福司附近渡过酉水进入湖南到达湖南湖北交界处的龙山县找到贺龙说明真相后被撤职处分)。

顿星云中将1934年 - 灰男 - 灰男·博客

 

顿星云中将1934年 - 灰男 - 灰男·博客

 

顿星云中将1934年 - 灰男 - 灰男·博客

 

顿星云中将1934年 - 灰男 - 灰男·博客

 

顿星云中将1934年 - 灰男 - 灰男·博客

 

顿星云中将1934年 - 灰男 - 灰男·博客

 

顿星云中将1934年 - 灰男 - 灰男·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