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男·博客

美国华人黄西说:我永远是尘土里长大的人。我说,我也是,是尘土里生长的男子!

 
 
 

日志

 
 
关于我

为人: 克勤克俭 相信相知。 处事: 梅雪难有相同白, 菊兰却是别样香。 简历: 出生文革 *家贫茅房*** 根连黑土 *脚踩农庄*** 幼学识字 *少年鸭帮*** 学业平微 *十载寒窗*** 教书从政 *廿八入党*** 苦置陋室 *儿女成双*** 闲谈风月 *忙写文章*** 杜康知己 *烟雾惶惶*** 爱岗敬业 *石艺流芳

铜仁川主宫  

2018-04-30 17:19:01|  分类: 史海拾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三次造访的印象

20073月的一天,我刚坐在办公室,就听旁边的老侯说:“铜仁川主宫烧了,你晓得不?”,我心一咯,脑子里震了一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我急忙打开电脑,进行“雅虎收索”,网上关于铜仁川主宫被火焚的报道好几篇。想到心中那个古色古香,精致美丽的建筑毁于一炬,我心里好疼,如同失去了一件宝贝。铜仁川主宫我有三次造访,在我的印象中她是那么古朴、端庄、精致、秀美。

 

铜仁川主宫 - 灰男 - 灰男·博客

                                      2007年被火毁前的铜仁川主宫大门照片

 第一次相遇川主宫,完全是偶然。那一次,我随沿河县政府组团参加梵净山国际旅游文化节。报到那天,我们正好住在离川主宫不远的一个宾馆里。夜幕降临,铜仁的大街小巷已是张灯结彩,夜色辉煌。我们被美丽的充满诱惑的意境吸引着。记者刘冠兰带着我和陈民迫不及待直奔铜仁的三江汇流处。当穿过一条曲折的小巷,顺着一堵墙垣走,很快就到了一个房屋建筑前。看着夜幕中的河水,眼前是矗立在一礁石上的亭子,晶莹剔透。刘冠兰说,铜仁最吸引人的就是这里,因为铜仁的三条江在这里汇合,古人乐水而修亭与江心礁石上,有如亭伫大鳖背上,故名跨鳌亭,不远就是东山,不仅神佛文化、傩戏文化浓厚,是旅游的好去处,山下还保留铜仁的古建筑。铜仁也因跨螯亭的传说而得名。相传古有一渔人于江底捞起三尊铜像,是孔子、老子和释迦牟尼并供奉于跨螯亭上,此三人为“仁”者之尊,铜仁因此而有名。我看东山影隐夜幕中,静谧而深幽。近前则不同,跨鳌亭在彩灯的映射下,影子倒浮在水中,通体透明,河水两岸的红灯笼衬托着景致,水上水下都是一条彩色的街,整条河就象水晶宫,河水里,灯光里散发着铜仁夜晚特有的圣女般冰清玉洁之美的气息。老刘和陈兄忙着拍景色,我则端详身边的建筑来。这是一座有很高围墙的雄伟的古房子,围墙中间紧闭着门,门框呈八字外张,门上“吾蜀乡馆”繁体字在夜灯下格外显目,其上的“川主宫”三字却有些黯淡。整个大门绘图翘角,十分美观。两边的青砖墙如门伸展出的翅膀,黑夜里大门象一只大鹏随时会冲霄而起。我想,墙内该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她又是谁的处所?“吾蜀乡馆”顾名思义该是四川人的会所吧?我问:“老刘,这房子是干什么用的?”刘冠兰正在专心看他的照相机,听我一问,他抬头扶了扶眼镜,拖着声调说:“你问这是啥东西,是古董,珍贵着呢。”

经老刘介绍我才知道,“吾蜀乡馆”铜仁人叫川主宫,是供奉川主的处所,为四川会馆。川主宫位于铜仁三江汇流处的铜岩西侧,前望东山,后临街道,是一处在当地保留最完好,最早古建筑,始建于公元1375 年(明洪武八年),时为四川旅铜客民会馆,祀蜀太守李冰及其二郎神像于其中,距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川主宫建在钟灵毓秀的地方,更见铜仁“仁者乐水,智者乐山”的文化底蕴和道德精神,墙里面定有精美之物,可惜我只能想象,但她的神秘更坚定我寻找机会探究她的想法。

第二次访胜川主宫是在三年以后。200610月我在铜仁地委党校学习,当我漫步于水晶阁清幽的校园,却思念起三年前遇见的川主宫来。有周星期六,一早起来,是一个明朗的天气,最适宜我访古探幽,我便挂上照相机划小船过锦江河,再打的士车直奔川主宫。这天的川主宫正门侧门都开着,墙外有几间茶庄小舍,虽简陋却干净爽朗,到处摆放着盆景,有几位女服务员进进出出张罗着,川主宫已完全没有三年前那晚的肃穆,但也很安静。我仰头看了看大门,门上挂着两串红灯笼,格外的喜庆。我为了比较三年前的一直留在心中的印象,我对着门拍下了一张我没有想到会成为我的影集中珍品的相片。进大门是一尊雕有龙凤的木几,占了很大的一块地方,旁边是堂柜,上面有三两刀就劈成的丹顶鹤木根,我完全沉迷于艺术氛围中,站在青石铺成地院坝,川主宫的建筑一览眼前。川主宫由四大木房组成一个口字形,有主殿,侧殿和楼台,均为两楼,除左边的侧殿和戏楼是吊脚外所有房间花窗画屏,房屋黑柱红檐,雕梁翘角,浑然一体,气势不凡;悬挂的中国节和红灯笼,房柱上的阴雕对联,还有满院子的千姿百态的山水、花木盆景,更显得文化厚重,祥和气派,古色古香,精致无比。戏搂背靠院门,台中央挂着一幅古代官人看戏的画像,台前大柱挂着“戏台唱时留君坐,草堂深处品茗谈”的木刻对联,让人想象当年的川客在这里是怎样的悠闲和惬意。

最后一次见到川主宫又是一天晚上,是我在党校学习期满即将离开铜仁的日子。那天下午,地直机关工委老赵哥子请我们在党校学习的几位好友吃饭,不善喝酒的我们由于在桌上喝了一点酒,走在小十字街上,心里燥热,有人提议,与其在街上闲逛,不如找个清幽地方喝茶坐一座。大家自然想到了川主宫。我们吹着河风,欣赏着铜仁美妙的夜景,说着东山西桥的故事,不觉间就到了川主宫大门前,大门内已是灯火通明,人声喧嚣,与外面的清凉相比,完全是另外的世界。我们一进院子,服务员迎上前来热情地把我们带进正殿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正燃着煤铁炉,空气闷热,其他房间传出笑声和弹着乐器的声音。这样的环境已不是我们的想象和希望的,我们的雅兴早被服务员的消费介绍和推销所掩灭,心里只有尽快逃离的想法。于是我们索性去宫外的防洪堤吹河风。咋暖还寒的初春,河风很轻,吹在我们的身上很舒服。夜晚的东山,还是让人感到玄密而静穆;去东山的桥如彩虹横跨江上倒在水里成一个椭圆,它一边是热闹的街市一边是肃穆的佛界,我在想,有时人确实会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而来来去去就只需一座桥吗?中国人爱桥,也喜欢造桥,为了让传说中的牛郎织女相会,便编造一座喜鹊桥;铜仁的桥也不少,西门桥,东山桥,长桥短桥,大桥小桥让生活在这里的人忙碌而幸福。由于岸边的灯火已阑珊,此时的跨鳌亭静静地浮在江心水面上,与高墙内的喧嚣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有些孤单和寂寞,象一个与物无争的君子,静静的却传递着恬静泰然的神态。我慨叹,跨鳌亭这种寂寞的却让人亲近的美倒比川主宫的好,要是有一叶舟或一座桥,到亭上临风赏景,可能是最好的享受,无茶也罢,无歌亦然!当我们离开川主宫时,夜正逐渐安静下来,川主宫大门上的红灯笼热情地为我们照路,我感到有些温暖,心里想,我还会来的。谁料,那一夜我与川主宫却是永诀。现在的废墟中,不知祀奉的李冰和二郎神藏在了哪里,相信,过惯了热闹,看惯了灯红酒绿的两位神,虽遭“黩货以丧身败家”,但一定是“天变不足畏”吧。铜仁川主宫 - 灰男 - 灰男·博客

2007年铜仁川主宫被火毁前拍摄的里院布景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